伊人网 — 中国时尚女性门户 www.Ladyww.com
加入收藏 设伊人网为首页

对妻子是亲情 对情人是激情

2012-06-08 21:22 | www.Ladyww.com | 来源:

  导读:与小青有了那层关系后,我再也无法平静了,一直生活在矛盾之中。一方面,那种欢愉对我有一种诱惑;另一方面,我又很自责,我究竟要做什么呢?难道与妻子小婉离婚?年轻时我都

 与小青有了那层关系后,我再也无法平静了,一直生活在矛盾之中。一方面,那种欢愉对我有一种诱惑;另一方面,我又很自责,我究竟要做什么呢?难道与妻子小婉离婚?年轻时我都原谅了她,现在,我们都老了,都有孙子了,难道这个时候再闹离婚?我不知道该不该跟小青继续下去,有时她打来电话我都不敢接。虽然是老婆先出轨的,其实理应我是没有内疚感的,可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。

  婚姻是两个人的,一方的背叛可能会留给另一方永远是阴影,那是不可泯灭的!

  平静的水面下有时有可怕的暗流,幸福的表象下有时有可怕的真相。在外人看来,他的家庭是那么幸福美满,可是,一个耻辱的记忆埋在他心底13年。多年过去,一切平静如初,可是,一段意外的邂逅又打破了他内心的平静。

  一桩美好的姻缘

  一直到现在为止,谁都认为我有一个幸福完美的家庭:我这个做丈夫的没有任何不良嗜好,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上场所,提前内退之后下海经商,收入颇丰,又勤俭又顾家,是人人称道的好丈夫;妻子小婉美丽温良贤淑,是那种优雅型女人,热爱文艺活动,内退后悠闲地做全职太太,参加各种文艺演出活动;一对子女都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,现在都成家立业。这样的幸福让我很满足,很珍惜,我从来没想过要破坏这种现状。

  我和妻子小婉可以说是青梅竹马。我们的父亲是同事,母亲是很好的朋友,而且我们上的是同一所中学,我只高她一级,后来,我们又到同一个地方插队当知青……这一切似乎都预示了我们的将来。不同之处只有一点:小婉美丽非凡,而我长相平平,可是,我们符合“郎才女貌”的经典婚配原则。从童年起,我就一直是同龄人的楷模,是大人们公认的乖孩子,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那个时候,这一点是很能吸引女孩子的。因此,小婉虽然美得耀眼,追求者众多,但她仍然以我为荣。

  上世纪70年代中期,我们先后从知青点回到武汉,分别在武汉的两家大型国企工作。我做管理工作,小婉没我幸运,做了与她的美丽毫不相干的挡车工。一对子女相继出生,我们的生活也平静温馨。一直到1993年在徐州开始我新的事业,我才知道,我的幸福只是表象,小婉早已背叛了我。

  一个可怕的真相

  由于业务关系,我经常不在家,家里的老小都是小婉在照顾。那时候虽然通讯没这么方便,但我们夫妻感情还是很好。1993年的一天,我从徐州回武汉,小婉突然对我说:“你总算回来了,太好了,以后再没人敢欺负我了。”她说得含含糊糊,我便关心地问是怎么回事。她很气愤地说,她单位的一个领导总是纠缠她,经常来拍门敲窗的,要求强行与她发生关系。居然有这种事?我怒不可遏。我是个思想很正统的干部,不想通过私了的方式解决,便将这事向组织汇报了,希望组织严肃处理,甚至希望公安机关以强奸案立案侦查。

  组织很重视,进行了详尽的调查了解,最后的结果却让我大为震惊:事实并不像小婉所说的那样。事实的真相是,她与那个领导的婚外情从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了,一直保持了十多年。

  我实在不敢相信,但小婉和那个人的“口供”白纸黑字地摆在我面前,不容我不相信。我百思不得其解,我毫无觉察,小婉为什么要向我透露有人欺负她呢?组织的调查结果出来后,小婉告诉我,是因为她现在想结束那种不正当的关系了,而那个人不愿意,还在继续纠缠。

  那段时间我痛苦不堪,人都快要憋疯了,为了保护小婉,这事又不能对家里任何一个亲人说,一切只有我独自承受。小婉也很痛苦,她愧疚地对我说,如果我想离婚,她毫无怨言。但一对儿女还那么小,无论是没有爸爸还是没有妈妈,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幸的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最后是女儿让我做出了选择。

  女儿那时候上初中了,她大概看出家里气氛异常,找她妈妈长谈了一次。小婉在女儿面前很坦白,毫无保留地将一切告诉了女儿,女儿严厉地谴责了母亲一番,然后又写了一封长长的信给我,希望我忍辱负重,原谅她妈妈,维持好这个家。读了女儿的信,我泪流满面,终于做出了决定:不离婚,维持家庭稳定,永远不提那件事。

从那时到现在,我一直维持着这个外表很幸福的家庭,这中间,孩子们上了大学,找了工作,结婚了,有了下一代,我一直是个称职的丈夫,称职的父亲,称职的爷爷和外公。

  那件事似乎对我的生活没有任何影响,但有一个致命的变化,只有我和小婉两人知道,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难言之隐:从那之后,13年来,我无法跟小婉过正常的夫妻生活。起初小婉还有要求,后来,看我实在不行,她的年纪也一天天大了,便没有那种要求了。

  我不止一次地想过这个问题,是不是我对小婉有厌恶情绪,想报复她呢?仔细想过之后,我还是觉得没有。我不恨她,我长年出差在外,对她关照不够,她那么美丽,经不住诱惑耐不住寂寞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我也许是有了心理障碍吧。我没觉得这是多大的缺憾,日子照样过得很平静温馨。

  一段疯魔的邂逅

  一段疯魔的邂逅可是,没想到2006年夏天在徐州的一次雨中邂逅,使我平淡的人生增添了一段疯狂的经历。2006年8月的一个下大雨的傍晚,我刚刚下了13路公交车准备往家里赶,突然看到马路边有个女孩没打伞,自虐地任大雨淋着,我不由打量了她一下,她看上去二十多岁,比我女儿还小,很漂亮很时尚,身上的穿着也很不一般,但她脸上的表情很沮丧。

  我以一个长者的身份给她打伞,关切地问她:“姑娘,你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的?快回家吧,别在这里淋雨了。”她突然带着嘲讽的语气对我说:“你关心我就借我1000块钱吧,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。”我说钱我不会借,如果请你吃一顿饭还是可以的。我们就在一个小餐馆吃了饭。

  吃饭的时候,她谈了一些她的情况,说她是安徽萧县人,父亲跟母亲离婚后跟她姨妈结婚了,现在徐州做着很大的生意,她从萧县来,投奔父亲,可是既是姨妈又是后妈的那个女人,生怕她来抢夺父亲的财产,对她很不好。我以长者的身份劝慰了她一番,吃完饭分手的时候,我给她留了电话,但我可以发誓,当时的我对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,我的年龄都可以做她父亲了。

  那之后,她经常打我电话,我们偶尔在一起吃吃饭。她叫小青,实际上并没有我以为的那样年轻,她已经35岁了,她的情感经历非常坎坷。她原先是萧县一家银行的职员,很年轻的时候交了个男朋友,是当地的混混,后来因为刑事案件被抓了。她独自开音响店开网吧赚了很多钱,后来又找了个很英俊的男朋友,她在那个男人身上花了很多钱,让他读书,但是那个男的却在毕业以后拿了她的钱和他的学妹双宿双飞了,所以,伤透心的她至今未婚。

  这样交往了一段时间,我们终于突破了男女防线。我惊奇地发现,我居然还有男人的需要。整整13年了,我一直没能跟小婉过正常的夫妻生活,连我自己都以为我已经丧失了那种能力。

  与小青有了那层关系后,我再也无法平静了,一直生活在矛盾之中。一方面,那种欢愉对我有一种诱惑;另一方面,我又很自责,我究竟要做什么呢?难道与妻子小婉离婚?年轻时我都原谅了她,现在,我们都老了,都有孙子了,难道这个时候再闹离婚?我不知道该不该跟小青继续下去,有时她打来电话我都不敢接。

  这几天,我干脆把她送到外地散心去了,但她还是每天不停地打长途电话找我。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。我们之间有代沟:我们的思维方式、价值观、生活习惯都不一样。她过惯了奢侈的生活,出门连的士都不打,长期包车,而我是个很传统很勤俭的人……我在走进报社大门之前都还在困惑,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去讲述我的故事,也不知道何去何从,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,希望好心的朋友们能帮助我走出现在的困境……

  小清的出现,对超群来说,绝对是一件百感交集的事。13年前,他原谅了妻子;13年后,他背叛了妻子。13年前,他以为人生从此就这样度过;13年后,他才发现一切只是心理上的误会。

  他对小清有激情,但对妻子有的是亲情。这样的出轨,虽然让超群自责不已,但也给了他一个机会,重新审视自己的情感。即便是有这样的诱惑,他还是发现自己无法离开妻子。一时的激情,在深厚的亲情面前,还是败下阵来。还好,超群终于有了决定。得知一切只是心理原因后,也许超群还有机会和妻子重拾13年前的温馨。

  男人在爱情上是自私的,特别是有老婆的男人,在情人和老婆发生冲突时,大多数的男人为避免麻烦都会选择老婆,而情人只能默默地离开,当然她会得到她应有的补偿的。但是往往很多女人也耐不住寂寞的侵袭,没机会发生外遇,你会觉得她很高尚,可是女人一旦有机会外遇了,那种冲动也是避免不了的。即使她思想上很挣扎,可是身体上的渴望是制止不了的。

  • 百度搜索: